当前位置:山东七河生物科技搞笑鼓王传奇
鼓王传奇
2022-10-21

澧水流域有一种独特的民间艺术称之为孝鼓、丧鼓。至于它的由来,有很多种说法,其中另有一个传说却鲜为人知。

那要追溯到六千多年前的城头山。

当时部落与部落间为争夺地盘与食物,经常会发生战争,城头山部落因其强盛,历次都是赢家,逐步统辖了周边的小部落。

可是这年初冬,城头山部落在围攻武陵山余脉的黑山部落时,却意外吃了个大败仗。原因相当诡异——杀人的鼓声。

那时打仗,前方士兵拼命厮杀,后方则有鼓手击鼓助威。而这次黑山部落的鼓声却非同寻常,那鼓点极为暴烈怪戾,犹如万箭穿心,极富冲击力与震撼力,真是声声催魂,阵阵要命,令人闻鼓丧胆。同时还伴有尖啸凄厉的石哨声、牛角声和好几种野兽的吼叫声。城头山部落的一个将领闻声就当场暴毙,接着阵营大乱,不得不收兵回营。

不用说,黑山部落请到了老山中大名鼎鼎的鼓王兄弟。

这兄弟俩一直在老山里以狩猎为生,在与各种野兽的交道中,慢慢摸索出了一手绝技:以不同的鼓点应付不同的野兽。鼓点激昂时,能使人心跳加快心律失常,以致丧魂落魄,尤其心脏病人,弄不好就会当场毙命,这叫催魂鼓;鼓点悠扬时,能使人豁然开朗,心旷神怡,渐渐沉醉迷离以至安然入睡,这叫催眠鼓。

除此之外,兄弟俩还有不少让人望尘莫及的绝活:一是口技,学啥像啥,惟妙惟肖,糊弄过不少野兽;二是吹石哨和牛角,其音魔幻多变,时而行云流水,时而波涛汹涌;三是顺口溜,每次信手拈来,总能把笑的人说哭,把哭的人说笑。

凭着这些绝活,闲暇时他俩也会走出老山,在外游历,按如今的话说,就叫流浪艺人。

一传十,十传百,兄弟俩的名气越来越大,各部落都想将这兄弟俩收到旗下。可是,任你百般讨好拉拢,他俩总是一口回绝,坚决不肯出山。理由是讨厌打仗。

城头山部落也想过不少办法,有一次派人带上不少上好的陶器和稻谷,跋山涉水到了老山,好不容易找到兄弟俩,结果却吃了闭门羹。

带队的是一个军师,人称老鹰。老鹰与手下在石板屋前赖了三天三夜,软硬兼施,兄弟俩始终置之不理。最后看老鹰他们赖着不走,兄弟俩就使出绝招,用口技召来不少野兽,结果吓得老鹰他们屁滚尿流仓皇而逃,而兄弟俩早已躲进了一个隐秘的山洞里。

可让人想不通的是,这次黑山部落是用什么高招请到了鼓王兄弟呢?

军师老鹰百思不得其解,于是派人前去打探。不几日,传来消息:鼓王兄弟已在黑山部落安家,其弟弟已与黑山部落的一个女孩结为夫妻。这女孩眉清目秀,心肠又好,人称小仙子。

有一次小仙子陪母亲前去老山敬神时,不慎跌伤,走不得路了。正巧鼓王兄弟中的弟弟路过看到,急忙给她敷上草药,并叫来哥哥,用树枝扎了一副简易担架,抬着小仙子下了山。

这一送去,任性的弟弟就不肯回去了,他死心塌地爱上了小仙子。哥哥一直疼爱弟弟,凡事百般迁就,再加上部落首领热诚挽留,于是两人就留在了黑山部落。

军师老鹰得知这些消息后,脑子里开始转起了主意。他吩咐属下,密切注视鼓王兄弟的动静,包括那个小仙子。

这个冬季,城头山部落吃了败仗,不再挑衅,黑山部落的人们过上了安宁的日子。鼓王弟弟与小仙子恩恩爱爱,须臾不离。

冬季一晃而过,春来了,小仙子的肚子也渐渐大了起来。看着媳妇隆起的肚子,鼓王弟弟高兴的不得了,没事就击鼓欢歌,讨媳妇欢心。甜蜜的日子过得飞快,转眼就到了九月。

俗话说,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。这天早上,小仙子的肚子开始疼了起来,这一疼就是一天一夜,疼得她哭天喊地,要死要活。

娘在边上急得毫无办法,她知道女儿是难产。

鼓王弟弟更急,伏在老婆身边不知如何是好,一边安抚老婆,一边喊着哥哥。可关键时刻,哥哥却不知溜哪去了,他对哥哥有了一点恨意。

第二天清早,鼓王哥哥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,他从老山请来了一位小巫婆,也就是当时的接生婆。弟弟这才知道错怪了哥哥。

小巫婆在小仙子的身上摸了又摸,看了又看,脸色不由紧张起来,连装神弄鬼的巫术也不玩了,直接告诉大家:你们大老远把请我来,我就不糊弄人了。实话实说吧,小仙子怀的是双胞胎,生下来很不容易,弄不好大人孩子都保不住,赶快另找高人吧。

鼓王弟弟一听,脸都白了,急问:“有高人吗?求您帮帮忙,一定要救下大人孩子!”

小巫婆想了想,为难地说,高人倒是有,就怕是行不通,请不来。

鼓王弟弟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:“您快说吧!就是上刀山下火海,我也要把她请来。”

小巫婆这才说出实情。她有一个师傅,早先住在老山,后来名气大了,被城头山部落请了去。她接生特别厉害,如果能请来她,大人孩子也许会有救。

兄弟俩听到这,顿时愣住了。

城头山与黑山两个部落是死敌,如何请得来?除非兄弟俩哪个亲自去,也就是说,用一个鼓王去换一个巫婆。但傻瓜都能想到,这鼓王兄弟不管谁去城头山,必定是有去无回。再说,去了后能不能换来巫婆还是一个大问号。但不管怎样,救命要紧,必须要试一试。

弟弟依依惜别地看了一眼疼得快要昏迷的媳妇,转头对哥说:“哥,你就帮我、好好照看她!我、去了……”他喉头哽咽,说不下去了。

他再次看了一眼小仙子,正要走,被哥猛一把拽住。哥取下挂在脖子上的石哨,交到弟弟手中,说:“你不能去!你长这么大,凡事我都依着你。这次你得听我的,你就留在这,小仙子不能没有你。我去!这石哨你留着,到时会有用的。”

话说完,哥哥就已走出好远。望着哥哥渐行渐远的背影,弟弟泪如雨下。

哥哥要去城头山请巫婆的消息不胫而走,部落首领知道后,特意赶到路口送别他。首领意味深长地说:“鼓王兄弟情深义重,我佩服!本来我不想放你走,但我不能这样做。我只希望你去后,事事处处替我们黑山部落想,因为这里有你的亲人!懂吗?”

鼓王哥哥点点头,他听懂了首领的话外之音。自己这一去,如果一旦为城头山部落所利用,弟媳一家就是黑山部落最好的人质了。

怀着满腔悲壮,鼓王哥哥踏上了去往未知的远方之路。

接下来的这一天,显得格外漫长。小仙子几度昏迷,加上极度虚弱,连呻吟的力气都没了。鼓王弟弟万分焦虑。他不知道城头山部落如何对待哥哥,也不知道哥哥这一去能否换来巫婆。

好在傍晚时分,巫婆来了,身后还跟着两个身高马大的男人。不用说,这是城头山军师老鹰派来的护卫。

巫婆名不虚传,手法独特,经过她的推拿按摩,小仙子顺利地生下了一儿一女,母子平安。鼓王弟弟长这么大从未给人下跪过,这一次,他一头跪在了巫婆面前。

巫婆将他扶起,说:“你不用谢我。要谢,你就谢你哥哥吧。”

“我哥他怎样了?”

“他……”巫婆欲言又止,“以后你会知道的。”

弟弟一听,心就悬在了那。

巫婆又说:“你哥说了,如果母子三人都平安,就让你把石哨当作信物捎给他。”

鼓王弟弟立即取下挂在脖子上的石哨,交给了巫婆。

巫婆走后,一切归于平静,可鼓王弟弟的心却没法安宁。以后很长一段时间,再也没有鼓王哥哥的任何信息。弟弟在煎熬与折磨中度日如年,几次差人打听,也没有任何音讯。城头山那边完全封锁了所有与鼓王哥哥相关的消息,压根儿就像没有这样一个人,哥哥就像从人间消失了一样。

这种折磨让鼓王弟弟彻底变了个人,他没有了从前的欢快与开朗,一天到晚沉默寡言。晚上老睡不着,闭上眼,哥哥坚毅的身影就从远处向他走来……

终于有一天,他对小仙子说:“小仙子,对不起,我要去一趟城头山,我这一去不知是死是活……不管怎样,你一定要把俩孩子抚养大……”

小仙子非常理解他的心情,说:“哥救了我们娘儿仨的命,你若不去看他,我心里也难受……”说到这,两口子不由相拥而泣。

黑山部落的防卫体系远不如城头山。这天晚上,正是月圆之夜,鼓王弟弟避开哨卡,几乎没费什么周折,就来到了野外。

翌日凌晨四更,万籁俱静,城头山的南门突然响起一阵奇异的鼓声,说它奇异,是因为这鼓声就像一声声的呼唤,似游子呼唤故乡,如孩子呼唤母亲,弥散着一种浓浓的情,深深的爱,听了让人心酸。

事有凑巧,这一天,正是城头山部落祭太阳神的日子。

那会儿,所有人都已聚集在东门,齐跪在祭坛周围,火把将整个祭坛照得通亮。祭坛中央,是两个主持祭典的祭司,祭司身后的木柱上,绑着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,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石哨,不用说,此人正是鼓王哥哥。两个刽子手站在他身后。

杀一个活人,献给太阳,这叫人祭。因为太阳是万物之灵,是人们最崇拜的神,以活人相祭,是城头山献给太阳最好的礼物。

军师老鹰也在现场,当他听到城外的鼓声时,不由会心地笑了。他悄声告诉祭司,暂停祭典,等候鼓王弟弟的到来。很快,鼓王弟弟被请到了东门祭坛处,军师老鹰见了他,说:“我知道你迟早会来的!”

鼓王弟弟没有理他,径直扑向哥哥,结果让两个刽子手拦住了,他一边挣扎一边不停地喊:“哥哥,哥哥,你怎么了?”

哥哥早就听到了南门的鼓声,所以并不惊奇,只是用责怪的眼神看着弟弟,随之就是汹涌的泪水。他朝弟弟摇摇头,然后张开了嘴,伸出了残存的半截舌头。

弟弟似乎明白了什么,他像一头激怒的狮子,猛地挣脱两个刽子手,扑到哥哥身边,试图解开反绑哥哥的绳索。突然间,他愣住了,眼睛瞪得老大,因为哥哥的双手已经惨不忍睹,有几根手指被截断了三分之一,那是握鼓棒的手指啊!

哥哥没法打鼓了,他的舌头残了,没法学兽叫了,也不能吹牛角和口哨了……一代鼓王成了废人。

哥哥啊,你为什么要这样?弟弟跪在哥哥身边嚎啕大哭。

这时,刽子手要冲上去拉他,被一旁的军师老鹰拦住了。老鹰走近兄弟俩,对弟弟说:“你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吗?我来告诉你……”

原来,那天鼓王哥哥来请巫婆,与军师老鹰达成了一个协议:准许巫婆去救小仙子娘儿仨,如果母子平安,鼓王哥哥从此就是城头山的人,愿为城头山效劳,做城头山的鼓王,与黑山部落决一死战。

军师老鹰相信了他的话,速派巫婆去了黑山,回来时果真带回了石哨。

哥哥见了石哨,笑了。

可军师老鹰万万没有想到,当天深夜,鼓王哥哥就把自己弄成了一个废人……

他废掉自己,换来黑山部落的安宁,换得弟媳一家的太平。

军师老鹰只好放弃攻打黑山部落的计划,同时封锁了鼓王哥哥的所有消息。他确信,总有一天,鼓王弟弟会找上门来。

但他没有想到,他会来得这么早,来得这么巧,正赶上鼓王哥哥命祭太阳的日子。如果再迟一个时辰,当太阳冉冉升起时,他就见不到哥哥了。

最后,军师老鹰对鼓王兄弟说道:“时间不多了,有什么话,你俩就尽管说吧。”

弟弟无语哽咽,他说什么呢?他只能跪在哥哥跟前拼命地哭。

这时,鼓王哥哥看到了弟弟身后背着的那面兽皮鼓,眼睛不由一亮,口中不停地嗫嚅着什么。尽管含混不清,弟弟还是听懂了:哥哥想听鼓!

弟弟点点头,取下鼓,支于哥哥跟前,双膝跪地,然后从腰间抽出两根鼓槌,高举头顶,缓缓落下,“咚!咚!咚!”三声重鼓,犹如天边的三声惊雷,响彻城头山的夜空。

鼓声响过,全场寂然。那会儿,风静,月明。弟弟举头望苍天,不由泪水横飞。

鼓打三通响,

弟来送哥郎,

哥哥你慢慢走,

弟弟紧跟你后头,

生是兄,死牵手,

来世不会再担忧。

……

伴着悲痛的鼓点,弟弟边哭边歌。一曲下来,已是月落西山。场中所有人都黯然泪落,鼓王哥哥更是痛哭不已。他示意弟弟停下鼓点,不要犯傻,趁此机会赶快逃离城头山。但弟弟不听,继续唱道:

想往事,好心伤,

哥俩出世父母亡,

哥当爹来哥当娘,

从小把弟养。

……

不知不觉间,有风轻轻掠过,树叶开始飘零,沉浸在悲痛中的人们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。按理说,月落西山时,东边应该露出晨曦,然而,天,仍然不亮。

等天亮,太阳起,

哥俩将赴黄泉去,

弟跪苍天跪大地,

只求神灵一件事,

黑山那边有我的亲,

保佑他们慰亡灵!

弟弟唱罢,一记重槌落下,鼓被劈成两半。

伴着最后一声震天鼓响,天边突然响起一声惊雷。众人分不清是鼓声还是雷声,抬头望天,只见乌云压城,电闪雷鸣,随之暴雨倾盆而下,一时间,风声,雨声,雷声,哭泣声,交汇一起,真是众人齐悲天地同哀。

两个祭司吓坏了,当即跪下,宣布终止祭典,理由是有违天命,触犯了太阳神。军师老鹰也很害怕,当场释放了鼓王哥哥。

大雨中,鼓王兄弟紧紧相抱,一直仰望苍天,长跪不起……他俩真的没有想到,一曲送歌郎,竟然感动了上苍。

打那之后,鼓王兄弟被人奉若神明。在他俩的斡旋下,城头山与黑山两个部落停止了争斗,最终结成了同盟。

出殡前夜送歌郎也成了当地的一个习俗,而且一直沿袭到今天。

(责编/方红艳 插图/杨宏富)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